我也会写诗

写诗呀写诗

不就是把一句

原本正常的句子

断成几行

 

还有就是

一会悲叹

一只小蚂蚁的逝世

一会却又

超凡脱俗不屑世事

 

那我也会写诗

这个分子真可怜

它的化学键断了

千年过后

只需百年

现在的事

又有谁会记得

 

这样不就

已经可以成为

一首诗

 

如此短小精悍

足以让远方那颗

从门缝挤进光亮的星星

吓得退离

它并没有退离

只是我们躲开了它